您的位置: 日照资讯网 > 科技

魔装 第一二八章计连环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55:57

魔装 第一二八章计连环

“拦住她!”袁媛陡然惊觉,大喝道。

话音未落,袁媛已第一个扑了过来,苏唐也立即飞掠而起,习小茹手中的天煞刀一展,卷向那两个绿海近卫,可惜,所有人的动作都慢了一拍,那两个绿海近卫已经挺起长剑,刺向自己的咽喉。

那假冒的赵晓曼,身形也是摇摇欲坠,她露在外面的脖颈、还有她的双手,都已经变成了紫黑色,诡异的是,她的脸色依然很平静。

苏唐等人是知道的,那假冒的赵晓曼脸上戴着面具,而几个围过去的圣门弟子不知究竟,其中两个弟子挥动长剑,一个刺向赵晓曼的肩膀,一个刺向赵晓曼的大腿,他们明白要抓活的。

“你们……没有赢……”那假冒的赵晓曼动也不动,任由两柄长剑刺入她的身体:“我等着……你们……”说完,她的身体仰天栽倒。

一个圣门弟子拔出长剑,惊讶看着赵晓曼的尸体,随后便俯下身,想用手去探赵晓曼的呼吸。

“别碰她!”苏唐和袁媛异口同声喝道。

“你们小心!离他们远点!”习小茹叫道,示意几个圣门弟子远离那两个绿海近卫的尸体。

那圣门弟子急忙缩回手,站在一边,看了看苏唐和袁媛,又看了看那赵晓曼的尸体。

苏唐俯身捡起绿海近卫掉落的长剑,缓步走向那假冒的赵晓曼,观察片刻,用剑尖挑向赵晓曼的脸颊,他想把面具摘掉,看看那假冒的赵晓曼到底长什么样子

,或许能得到一些信息。

剑尖刺了进去,全神贯注的苏唐陡然皱起眉,从剑尖处传来一种感觉,那假冒的赵晓曼体内的血肉都在剧烈颤动着。

苏唐松开剑柄,身形向后飞射,袁媛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她的反应足够快,立即跟在苏唐身侧,而在那赵晓曼附近的两个弟子睁大眼睛,没有及时作出反应。

轰……那赵晓曼的身体突然炸开了,紫黑色的血肉如烟花般四下飞溅,那两个圣门弟子被浇了一身,他们愣了愣,随后发出刺耳的惨叫声。

其他圣门弟子急忙围了上去,想帮助那两个人,袁媛尖叫道:“退!退回去!”

在这些圣门弟子心目中,袁媛是很有威望的,他们立即向四周退去,远离两个同门。

那两个圣门弟子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,最后都滚倒在地,不停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等衣服撕扯得差不多了,又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肤、肌肉,转眼都变得鲜血淋漓。

“魔血诀!果然是魔蛊宗的混蛋!”袁媛铁青着脸说道。

“咦?那是什么?”那叫窦明的弟子说道,他的手指向其中一个绿海近卫的尸体。

砰……一只蜘蛛状的怪虫从那绿海近卫的尸体中钻出来,几根毛茸茸的触角四下扫动一圈,便就近扑向习小茹。

习小茹早已做好了准备,天煞刀陡然挥出,把那蜘蛛状的怪虫劈翻在地,接着踏步向前,挥刀就是一阵乱砍。

“是魔蛊!”袁媛长吸一口气:“小茹,让窦明来,他的内火诀正好可以克制这些诡物。”

苏唐看了袁媛一眼,视线中有些欣赏,怪不得袁媛特意把窦明叫过来,不管是对付自然宗,还是对付魔蛊宗,窦明的灵诀都有很强大的克制能力。

这袁媛很有大局观,在不是很相信他苏唐的情况下,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

习小茹闻言向后退了几步,那蜘蛛状的怪虫嘶叫着翻身爬起,窦明冷笑一声,挺剑从那怪虫上方扫过,他的剑似乎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,竟然把那怪虫吸到了剑锋上,接着一团火光暴起,那怪虫完全被火焰包围了。

嘶嘶……那怪虫在火焰中不停挣扎着、嘶叫着,但无法抗拒剑锋的吸力,很快就被烧成灰烬,扑簌簌掉落下来。

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那边还有两只魔蛊。”苏唐道。

似乎是为了验证苏唐的话,在窦明走过去时,先后有两只怪虫破体而出,窦明依原样摆布,把两只怪虫都吸到剑锋上,随后释放内火诀。

习小茹在一边默然无语,她当初杀掉一只魔蛊,可是费了不小的力气,倒不是说那窦明比她厉害,关键在于内火诀正是魔蛊的克星。

两只无主的绿海蝗发出哀叫声,它们的主人都是自杀的,以它们的智力,不知道应该向谁报仇,只能不停的围着尸体转圈。

圣门弟子们围了上去,那两只绿海蝗无意反抗,也不想逃走,转眼就被圣门弟子们斩杀。

袁媛一直在观察不幸死去的同门,半晌没有发生变化,她才吁出一口气,苦笑道:“幸好……她的魔血诀只练到了一重。”

“魔血诀很厉害?”苏唐问道。

袁媛点了点头,低声给苏唐解释起来,这个时候,她可以说是苏唐的半个老师,而她也似乎很享受类似的感觉。

魔血诀大概分为三重境界,很久没有变过,这毕竟是一种死后与人同归于尽的灵诀,真正的强者是不屑于修行的,有那精力,修行一些更厉害的灵诀,让自己活下去多好?

不过,真的修行到了三重境界,魔血诀的杀伤力将变得很可怕,尤其是第三重爆发,笼罩范围极广,迸射出的血肉达到气化,速度也极快,所以袁媛开始很担心,如果出现第二重爆发,她会立即带着大家远离此处。

凶手被干掉,危机已解除,大家都有些放松了,寻了个地方休憩,袁媛派出几个人去寻找其他门派的弟子,在暗之地发生的事情和大家是戚戚相关的,不过,袁媛做出了暗示,最好不要和自然宗的弟子接触。

休息的时候,袁媛把苏唐、习小茹和窦明叫到一边,她和苏唐的看法是相同的,通常情况下,不会存在毫无意义的杀戮,肯定有一个目标。魔蛊宗的人先是暗害了赵晓曼,又伪装成赵晓曼进入暗之地,想方设法杀害其他门派的弟子,连自然宗的人也不放过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习小茹是不喜欢动脑,她懒得说话,而苏唐、袁媛和窦明先后提出了自己的猜测,但都被其他人推翻了,交谈了近一个小时,没有什么收获。

苏唐突然想到了什么,低声道:“袁媛,你说过,那位隐祖性格极端,睚眦必报?”

“是啊,她很有名的。”袁媛点头道:“她的灵诀虽然不是很厉害,但胜在令人防不胜防,很多大祖辈的超级强者都对她感到头疼呢。”

“我们这么想。”苏唐道:“先杀了赵晓曼,随后又冒充赵晓曼残杀其他门派的弟子,杀得越多越好,到最后,故意放跑几个,让他们回去告状。赵晓曼已经死了,那位隐祖当然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雪恨,你们呢……外门弟子就不说了,内门弟子都有师父,自己的弟子无端被害,做师父的自然不会善罢甘休,真的打了起来,会不会越闹越大?”

袁媛露出震骇之色,和窦明对视一眼,沉声道:“有可能,不过……三大天门也不会坐等事态扩大,一旦到了失控的地步,必然全力弹压。”

“圣门已经是天下第一了。”窦明笑道:“所以我们不需要别的,只需要稳定。”

苏唐也笑了,窦明的话让他想起了一些别的东西,不管是世俗界还是修行界,把稳定当成第一宗旨的,肯定是业内无可争议、不可替代的老大,只有稳定才能保障自己的地位和既得利益。

“如果,在三大天门出面弹压之前,事态已经失控了呢?”苏唐道:“比如说,那位隐祖害人不成,反倒被杀了。”

袁媛和窦明的脸色再次大变,大祖级别的强者,是各个门派真正的核心,损失不得,也损失不起,真的出现这种事,没有谁可以预料后期的变化。

比如说那位传奇中的大尊贺兰飞琼,她前往蓬山圣门,冲破重重阻扰,但,她并没有走一路杀一路,留了不少情面,毕竟同为圣门中人。直到圣门勾结魔神坛和自然宗,布下了埋伏,飘高祖周进在那一仗中力战而亡。接下来贺兰飞琼独战两位大尊,帝惊云、帝惊天两兄弟一死一伤,千年帝家也随之陨落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是因为飘高祖周进的死,让愤怒的贺兰飞琼放下所有顾虑,以最强硬的姿态,做出了最凶猛的反击。

贺兰飞琼在为飘高祖周进复仇!

事实上,帝家也算活该,让魔神坛和自然宗的强者先出手,就是为了消耗贺兰飞琼的战力,他们等着捡便宜。但贺兰飞琼识破了帝家的伎俩,并没有去追杀魔神坛和自然宗的强者,最后全力以赴,摧毁了整个帝家。

大祖的死,换成三大天门也是无法承受的,就那么多,死一个便少了一个。

“好个连环毒计!”袁媛倒吸一口冷气,苏唐说的太有可能了,如果魔蛊宗能在暗中杀害那位隐祖,事态将再不可收拾,自然宗必然全力出手展开报复。

十堰治疗盆腔炎方法
蚌埠治疗宫颈炎方法
江门治疗癫痫病方法
十堰治疗盆腔炎费用
蚌埠治疗宫颈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