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日照资讯网 > 游戏

阳世鬼差 第一章 劫难始,当应对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4:28

阳世鬼差 第一章 劫难始,当应对

我一下就认出,这道声音,是柳梦琪的。※%※%diǎn※%xiǎo※%説,

“你没事吧。”我并没有立刻退出,而是有些担忧的语气问道。

柳梦琪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,将防护手套脱下,又迅速将我推了出去。到了外面,她面无表情的説:“你怎么那么莽撞,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,我怎么向叔叔阿姨交代。”

我摇头説:“不用交代,我没事,这里太危险,你还是先回去,我们…。”

“我回去?”柳梦琪声音微冷:“要我跟你们一样冷血无情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?我做不到,也不可能做到,如果你们要对他们做什么,只要有我在,就不会允许你们胡来。”

玄癫苦笑,我眉头皱的很深:“我们来是要救他们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救他们?”柳梦琪露出狐疑之色,显然不太相信我们的话。

我微微恼怒,随手将玉符取了出来:“你看这个,他们所得的瘟疫里,有恶毒的咒术掺杂在里面,就算你们可以解毒,但不能解咒,他们一样会死。孙叔的这件玉符是茅山的至宝i,很有可能能够救好他们,这下你相信我了吗?”

柳梦琪看向林锋,见他diǎn头后,才恢复神色:“原来他们都中了邪术,你们进来试一试吧,希望能够救好他们。”

我平声静气説:“不过你不能再留在这里,不然同样会被传染,包括里面的医护人员,都要出来。”

嘭嘭嘭

我这边话音刚落,里面就传来砸玻璃的声音,一个女护士急匆匆的往里面指了几下。我们走到窗户一看才知道有一位医生昏倒了,被抬到了病床上。

见到这一幕,我神色微沉,看那医生穿戴整齐的防护服,也同样难逃被感染的厄运。这里传染了不少医生,但他们仍然没有离开,冒着必死的下场,来拯救人民。对于这些置之生死于度外的英雄们,我打心底里佩服,

现在眼看着又有一个白衣天使即将离去,实在让人难以接受。

”我们不要再耽搁了,如果顺利,那就有救了,如果不见好转,我想也只能丢卒保车了。”林锋表态,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柳梦琪面色复杂,虽没有反驳,但仍然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林锋、玄癫将我们留在外面,他们什么也没穿,持着玉符走了进去。将里面的医护人员全部遣了出来。

我站在窗台默默的看着,心里説不上什么滋味,忽然间,我觉得脑海中有diǎn眩晕,头开始发重,双脚轻飘飘的,一个趔趄,差diǎn栽倒在地面上,好在前面有墙可扶着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柳梦琪第一时间发现,她美目睁的很大,声音里有些惶恐,还有diǎn颤抖。

我扶着头对她笑了笑説:“没事,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柳梦琪看着我,没有説话,但她的目中隐隐有水花泛出。看到这一幕倒让我焦急起来:“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还在怪我之前的做法,我知道那是我不对,我想你道歉。”説话的时候,我心里越来越难受,感觉浑身不舒服,像是有一万只虫子在身上攀爬。

猛地一惊,我额头开始冒汗,我该不会真的也被感染了吧?怎么可能呢,我只是方才进去了一下。

“快,将防护服都穿好,任局长,请你暂时离开。”一名医生发现了我的异常,快速的做出了一系列的应急反应,包括驱逐任浒。

任浒脸都白了,看了我一眼,掉头就走。

“等等

,你不能走,如果你将病毒带了出去,会害死更多人,先隔离起来,观察一段时间。”那名医生又道,令两位助手将任浒带到隔壁的房间,我恍惚间看到任浒的脸色像吃了死孩子一样难看,看我的目光无比的幽怨。

可能是因为我有求死师父的功力在身,除了感觉不适之外,倒也没有其他的症状。那几个一声搞来一个凳子让我坐下,然后开始诊查。

里面林锋跟玄癫,拿着玉符在试探该怎么去用,我被医生挡住后,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。

半个xiǎo时后,林锋二人走了出来,看到我的样子都吓了一跳。林锋快步走过来説:“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?莫非…?”他神色凝重望着我。

我摆了摆手,説:“怎么样?可能救治吗?”玄癫低念了一声佛号説:“没有什么效果,应该并非是茅山的咒术,这一次我们失策了,还让你感染了病毒,真是罪过。”

“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,找到它们,问出到底是什么咒术混在其中。”林锋断然説道。

“也只有如此了,待xiǎo僧去问一问祖师。”玄癫煞有其事的説道,他口中的祖师,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济癫活佛。

“什么?济癫前辈还活着?那快些请他老人家前来救人啊。”我可能是烧糊涂了,説出的话也语无伦次。

玄癫愕然的看着我:“祖师回归西天,岂是能够随意请来的,我是要以佛法去感悟。”

林锋説不用那么麻烦了,我去请光仙,更能节省时间。

医生们听我们之间的聊天,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们。当然,我们也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,等他们查完,得出的结论让众人都松了口气,我并没有感染,可能只是生了场病。

其实我知道,我应该是感染了,但又道行在身,能够化解掉一部分病毒,所以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不然以我现在的修为,又怎会轻易生病?

病毒在我体内被化解,任浒自然也没有什么大碍,不过还是将他吓得不清,出来后就跟柳梦琪请辞,説什么都不干了,要出去避避难。

柳梦琪别无他法,因为就算她不允许也是无用,任浒一走,这城中的担子就落在她的肩上。

“陈国华那边如何了?事情已经进展的差不多了,他应该可以过来了。”不姿势不忍心看到柳梦琪扛着这么重的胆子,打算给陈国华打。

拨通了之后,陈国华声音满含疲惫,我将事情跟他説了一下,他听后沉默半晌,才説:“放弃那座城,我们将面临着更大的挑战。”

我一惊,问:“又怎么了?”

“赶尸派发生巨变,现在湘西已经快成为僵尸的天下了,上面发出命令,天下道门,只要是喘气的,都要前往湘西进行镇压。”陈国华道出一个惊天消息,让我震惊不已。

挂上,我都傻了,林锋连问了几遍我才回答他,将事情告诉他后道:“不是説,大劫不会波及到老百姓吗?怎么突然间让这么多无辜的人丧命?”

玄癫目光深邃道:“也许是有人企图逆天改命,更改轨迹,以至于让无辜的人一同承受劫难,每一场劫难都是一个定数,如果有人承担,那么应劫之人就会少了许多麻烦。”

“应劫之人?那这一场劫难的应劫之人会是谁?”我满含疑问,但玄癫也答不出来。

“事情总归要浮出水面的,我们不用多加猜忌,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,这里不能放弃。”林锋用肯定的语气説道。

林锋施展圆光术,唤出了光仙,他一出来,就大呼xiǎo叫:“我感觉到了黑暗的气息,你们找我出来干啥,我要去避难了。”

林锋还未开口,我抢先一步问道:“这一场劫难,到底因为什么而起?为什么会突然降临?”

光仙沉默,片刻之后道:“谋划了许久的阴谋,只是在此时发动,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,只能告诉你们,这事与地府有关,你们两个也会参与其中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助你们了,我的使命也即将完成。”

“你的使命?帮助我们就是你的使命?那为什么之前你没有告诉我们?还跟我提出条件?”我逼问道。

“喂喂,xiǎo子,注意你的语气,我好歹也是一尊野仙,没有diǎn好处,凭啥帮你们忙?不过你们也没给我啥好处,还欠着我一顿红烧肉呢。”光仙怨气也是颇大,这几次帮我们寻找,也让它伤了些元气。

“请再帮我们最后一次。”林锋郑重道,本来以他的道行,可以不用在乎这种野仙,现在也是近乎恳求般的。

“好了好了,真是怕了你们了,等我查找一下,那两个东西应该还在这附近,不过别説我没有提醒你们,这两个东西的本事不一般,要不要去他们,你们要慎重考虑,不要一时冲动白白送了性命。”光仙男的正经一次,连问都不用问,就知道我们的目的,不过也间接的説明,它之前那些次都是在坑我们。

这次的影响,直接呈现,随着画面的移动,最终停留在一个墓地里。那里也并不陌生,是我们之前与王无道相遇的地方。

此时,在画面中,墓地中的石碑全部倒在地上,每个坟墓上都多出了一个洞口,可容纳一人大xiǎo。不等我们説什么,镜头再动,直接穿入一个墓穴里面,虽然昏暗但也看得到情况。

墓穴最底层,一个身影正趴在棺木中,等镜像到了它身前时,我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身影竟然在吸食棺木中死尸的脑髓。

在这一刹那,那身影似是有所感悟,顿了顿抬起头来,露出个森然的笑容。

保定治疗妇科费用
佳木斯治疗龟头炎方法
邵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保定治疗妇科医院
佳木斯治疗龟头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